李白的“云想衣裳花想容”难倒全国文人,唐羽随口一对,公主笑了

“雷为战鼓电为旗,何人敢战?”

“听说了吗,陛下有旨,谁能对出此联,赏千金,封万户侯!”

“今日大楚帝国来势汹汹,这副对联已经被送到翰林学院,你猜怎么着,整个翰林学院无对!”

一道道嘈杂的声音响起,唐羽一脸疲倦的喝道:“瞎嚷嚷什么,能不能声音小点?”

“太子殿下,你醒了?”紧接着,一道羞涩的声音响起。

唐羽下意识低头一瞧,愕然发现自己身无一物,旁边还躺着一名绝色美人。

绝色美人粉黛不施,一双丹凤眼格外温柔,一张熟透了的玉容娇艳欲滴,尤其那身材前凸后翘,完美的S型,是个不折不扣的人间尤物。

最主要的是,绝色美人性感的娇躯上竟然没有一丝遮羞物,不远处的床单上竟还有刺眼的落红。

“这...这是哪里?我不是在热带雨林激战吗?”盯着绝色美人,唐羽一脸惊愕道。

就在唐羽错愕之际,一份不属于他的记忆涌入唐羽脑海之中。

“唐羽,二十岁,大唐帝国帝王唐政第九子,因是嫡长子,自幼被立为当朝太子!”

“卧槽!我...我居然穿越了?”唐羽更加震惊。

他本是华夏战狼特种部队一名军医,不料执行任务途中特战队惨遭埋伏,在救人途中唐羽被敌方狙击手击中。

不料,他刚一睁眼,竟然穿越到大唐帝国成为了当朝太子。

而眼前这绝色女子名为萧玉淑,是唐皇专门请来教太子音律的老师,昨晚原太子唐羽醉酒之后竟强行把音律老师萧玉淑给推倒了。

萧玉淑不敢直视唐羽,她娇靥火红道:“殿下,今日大楚来犯,你...你还是抓紧时间前往金銮殿吧!”

“前往金銮殿?”唐羽一怔。

通过记忆,唐羽发现这片大陆跟华夏历史并不吻合,在这片大陆上,共有三大帝国四大皇朝,其中大楚帝国实力最强,大唐帝国在蛮荒之地,土地贫瘠,实力一直垫底。

近些年来,大楚不断侵犯大唐,导致大唐生灵涂炭,这次大楚帝国看中了大唐的扬州城,欲将通过比斗的方式不费一兵一卒拿下扬州城。

大唐以武立国,民风彪悍,教育程度低下,大楚使团刚出第一联,大唐朝野上下竟无人能对出此联。

穿越到大唐帝国,唐羽很快发现原本的太子唐羽纨绔成性,很不受唐皇待见,唐皇有意废除太子另立储君。

昨晚原太子醉酒之后更是睡了自己的音律老师,这要是让唐皇知道,唐皇定会雷霆大怒,自己这太子之位多半是保不住了。

知道这些,这唐羽哪能忍啊!

自己刚刚穿越过来,要是太子位被废了,以后自己还怎么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不行,我必须马上前往金銮殿!”唐羽狠狠揉了揉发皱的面颊。

如今自己太子之位不保,目前唐羽要做的就是尽快让唐皇对自己刮目相看。

至于对联,对于现在穿越过来的唐羽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

唐羽本来就是文科生,唐诗宋词,样样精通,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也不为过。

提起裤子,在侍者带领下唐羽迅速来到了金銮殿前,便听到金銮殿内响起一阵阵讥笑声。

“唐皇,这仅仅是我们大楚帝国第一联,难道你们都对不出吗?”

“区区一联就能把你们刁难住,大唐帝国的满朝文武都是饭桶吗?”

金銮殿中,在公主楚凝玉带领下,一群大楚使者耀武扬威,浑然没把大唐众人放在眼中。

唐皇唐政坐在龙椅上,一张脸阴沉无比,唐政看向文学造诣最高的三皇子道:“书恒!”

“抱歉父皇,孩儿无能!”三皇子唐书恒一脸惭愧道。

“区区一副对联都对不出,难道我大唐无人吗?”

听到唐书恒的回答,唐皇愤怒喝道。

见到唐皇震怒,文武百官全都吓得脸色苍白瑟瑟发抖。

“第一联你们都对不出,我看这场比斗也没必要进行了,至此以后,扬州城就是我大楚的地盘了!”大楚使团中,公主楚凝玉笑吟吟说道。

闻言,唐皇黑着脸看着文武百官喝道:“我大唐真的无人吗?”

噗通噗通!

看到唐皇大怒,文武百官面露苦涩,他们齐刷刷跪在地面上,一个个头也不敢抬。

公主楚凝玉轻蔑一笑:“既然整个大唐都无对,那么唐皇,你是否愿赌服输?”

唐皇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大楚这次是有备而来,要是大唐不将扬州城割给大楚,大楚一定领兵来犯。

大唐实力薄弱,倘若大楚出兵,大唐必然难以招架,一旦发生战乱,大唐恐怕丢的就不仅仅是一座扬州城了。

“谁说无对?这联本太子来对!”

就在唐皇准备宣布结果时,忽然一道铿锵的声音响起,只见唐羽迈着沉稳的步伐踏入大殿。

“太子殿下能对?”

见到唐羽到来,满朝文武很是惊诧。

唐皇本就满腔怒火,听到唐羽这话,唐皇脸色冰冷。

他共有九子,九子之中除了唐羽之外,个个都是人中之龙,唯独唐羽生性纨绔,常常花天酒地,没有一点储君之德。

要不是唐羽由皇后所生,是嫡长子,他早就把唐羽这个太子给废掉了。

“九弟,莫要胡闹,满朝文武谁不知道你没有真才实学,大言不惭也不怕被人笑话!”见到唐羽到来,三皇子唐书恒立刻站出来呵斥。

随后,大皇子唐龙也站出道:“九弟,三弟说的没错,速速退下!”

“唉!”

满朝文武全都失望的摇了摇头,他们都不认为唐羽能对出此联。

看到这两道身影,唐羽知道,大唐九个皇子当中,最出众的就是大皇子唐龙跟三皇子唐书恒。

大皇子唐龙战威盖世,得到众多武将拥护;三皇子唐书恒自幼饱腹诗书满腹经纶,得到满朝文官支持。若是唐皇打算废太子另立储君,肯定是从唐龙跟唐书恒之间进行挑选。

“这真是我今年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放眼七国,谁不知道大唐太子风流成性,是个碌碌无为之辈!”

这时,大楚使团中,楚凝玉公主咯咯笑出声来。

唐羽看向楚凝玉,只见楚凝玉一袭鹅黄色长裙,凤冠霞帔,肌肤胜雪,婀娜多姿,一颦一簇之间更是携带万种风情。

盯着唐羽,楚凝玉笑的花枝乱颤:“唐羽殿下,大唐满朝文武都无人对此次联,唐羽殿下竟然说自己能对,难道就不怕把人大牙给笑掉吗?”

见到唐羽被楚凝玉挖苦,唐皇满脸失望,他根本不信自己这个最不争气的儿子能对出大楚的对联。

“公主说的没错!唐羽殿下,你真是快把人大牙给笑掉了!”大楚使团一片哄笑。

被众人讥讽,唐羽嘴角升起一抹冷笑。

此唐羽已经非彼唐羽了,在众人注视下他上前一步。

唐羽身躯笔直如剑,一股狂暴气势从他体内激荡而出,仿佛天地山河尽在他脚下。

“区区一副对联算得了什么?别说一副对联,就算十副对联百幅对联在我面前都小菜一碟,尔等竖起耳朵给我听好了!”

此刻,唐羽目光如炬,声如洪钟喝道:“我对云为棉被地为床,哪人能睡?”

什么!!!

云为棉被地为床,哪人能睡??

这一刻,无论是大唐文武百官还是大楚使团众人看着唐羽眼神都如同见了鬼般惊骇。

一向不学无术的太子唐羽竟然对出来了?

金銮殿内,瞬间鸦雀无声。

“妙!妙啊!”

“陛下,太子殿下对上来了!”

当大唐满朝文武回过神来,他们全都激动的大叫,显然他们没有想到来自大楚的难题竟然被唐羽迎刃而解。

听到唐羽对了出来,坐在龙椅上的唐皇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唐皇暗自惊讶,自己一向最不争气的小儿子什么时候学会对对联了?

“羽儿,不错!”按捺住内心的惊讶,唐皇波澜不惊称赞道。

“多谢父皇!”

被唐皇称赞,唐羽对着唐皇鞠了一躬。

见到唐皇和颜悦色,唐羽内心窃喜,看样子自己这个便宜老爹是对自己另眼相待了,只要接下来自己好好表现,稳住太子之位应该不是问题。

“这唐羽竟然对上了?不是都传大唐太子唐羽是个只知道花天酒地的废物吗?”

“这...这不知道啊...”

唐羽对出下联,原本趾高气扬的一众大楚使团一个个如同吃了死苍蝇般浑身难受。

大楚公主楚凝玉盯着唐羽一双美眸充满惊异,她仔细打量唐羽一番,却见唐羽面如冠玉,唇红齿白,玉树临风,除了样貌英俊点,其他看不出任何奇特之处。

来之前楚凝玉把大唐皇室基本了解了一下,她知道唐皇九子中文学造诣最高的是三皇子唐书恒。

刚刚对联出,三皇子唐书恒黯然失色,她以为这次拿下大唐扬州城已经十拿十稳,不曾料到冒出来唐羽这个变数。

下一刻,唐羽一脸戏谑看向楚凝玉道:“凝玉公主,我这下联如何?”

“不得不说,唐羽殿下跟传闻中并不一样,是本宫看走眼了!”

楚凝玉冷笑一声:“不过,唐羽殿下也不必得意,这场比斗三局两胜,刚才仅仅是我大楚第一联!”

“没错,你休要得意!”

楚凝玉言语落下,大楚一群使者盛气凌人大叫了起来。

唐羽一脸不屑道:“刚才本殿下已经说了,别说一联,就算十联百联对我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好!好好好!今日本宫倒要看看唐羽殿下是何等大才!”

楚凝玉气的波涛起伏,在七国之中,她大楚帝国实力最强,尤其是她,更是楚皇最宠爱的公主,被唐羽不屑,楚凝玉气不打一处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楚凝玉沉声道:“大唐诸位,我大楚第二联为孤树为木,木木林森木!”

“孤树为木,木木林森木?”

当楚凝玉说出下联,大唐文武百官全都皱起了眉头,集体陷入了沉思。

唐皇唐政坐在龙椅上看着陷入沉思的文武百官,他脸上充满了失望,大唐以武立国,黎明百姓都崇尚武道,人文教育这方面着实差强人意。

并且大楚有备而来,若是简单对联或许大唐还能对上,可大楚的每一幅对联都暗藏玄机,想要对出,并不容易。

唐皇下意识看向三皇子唐书恒,只见三皇子唐书恒脸色苍白,神态窘迫,被唐皇看着,唐书恒惭愧的低下了头。

“唐皇,按照约定,一炷香为限!要是一炷香内你们回答不上来,这场比斗你们可就输了!”楚凝玉扬起雪白脖颈傲然道。

“一炷香?”

闻言,唐羽嗤笑一声:“这倒不必!”

“哦?难道唐羽殿下已经想出下联了吗?”楚凝玉诧异道。

盯着楚凝玉一脸诧异,唐羽差点笑出了声,他还以为楚凝玉会出什么绝对,不曾料到如此简单。

这副对联最为精髓的是后半句,两个木加在一起为林,两个林拆开,为两个木,不仅如此,后面还冒出来一个森字,森字拆开,就是三个木,对应孤树,而孤树本质正好为木。

此刻,不仅楚凝玉诧异,就连唐皇都面露惊容:“羽儿,难道你已经想出下联了?”

“回禀父皇,孩儿的确想出下联了!”唐羽笑道。

楚凝玉神色轻蔑道:“唐羽殿下,小心风大闪了舌头!提醒你一下,此联多次拆开重叠!在对联中,像这种上联难度极高!”

“多谢凝玉公主提醒,这一点我自然知晓!”唐羽轻笑一声。

看到唐羽玩世不恭的模样,楚凝玉嗤之以鼻道:“哦?那我倒是要听听唐羽殿下高见!”

刹那间,朝堂内无数双目光齐刷刷聚集在唐羽身上,他们期待着唐羽下联。

“高见谈不上,只是小小一副上联,我唐羽还是有把握信手拈来!”

在众人注视下,唐羽戏谑一笑:“我对三人是人,人人从众人!”

“绝对,又是千古绝对啊!”伴随着唐羽说出下联,满朝文武赞叹不已。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这唐羽居然又对出来了?这...这怎么可能?”

大楚使团众人听到唐羽下联,他们顿时炸开了锅,一群人面面相觑,皆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浓浓惊骇。

这次他们来到大唐进行比斗,每一幅对联都精心设计,在他们眼中,大唐文武百官能对出一联都很吃力,谁想到太子唐羽轻而易举就对上了两联,这远远出乎他们的预料。

楚凝玉精致玉容一片震撼,她刚刚还以为唐羽是在说笑,不料转眼间唐羽竟真的把第二联给对上来了。

盯着大楚使团众人难看的面色,唐羽戏谑道:“第二联了,你们不是还有第三联吗?快快说出,且看我一一对之!”

“嚣张!”

“狂妄!”

见到唐羽竟敢无视大楚使团,大楚一众使者齐齐大怒。

公主楚凝玉看向一名耄耋之年的老者,老者对着楚凝玉沉重的点了点头。

“唐羽殿下,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我大楚这最后一联堪称地狱级难度,并且绝对将近上百年!”楚凝玉玉容阴寒道。

唐羽有恃无恐,他浑然不怵道:“尽管放马过来!”

“哼!本宫就不信唐羽殿下还能对出我大楚最后一联!”

楚凝玉一脸傲然道:“诸位请听好,我大楚最后一联是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凝玉公主,你们大楚欺人太甚!”

当楚凝玉说完,一名年过花甲的老者便上前愤怒喝道:“这幅上联由原来的大元王朝帝师张居正所作,好端端的怎么变成你们大楚的了?并且此联难度系数极高,至今无人能对!”

“荒谬!可笑!大元王朝早就被我大楚吞并,如今这副上联自然算我大楚的!”楚凝玉讥笑一声。

“大楚不要脸啊!”

见到楚凝玉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大唐满朝文武全都气的七窍生烟。

楚凝玉没有任何不适,她扫视金銮殿内大唐文武百官道:“时至今日,此联我大楚都无人能对,大唐诸位,对不上的话尽快认输,不要耽误我等时间!”

“就是,对不上的话赶紧认输吧!哈哈哈哈...”

大楚一群使者看到大唐文武百官义愤填膺的模样,他们全都讥笑了起来。

来之前他们为了防止变故发生,特地准备了曾经大元王朝帝师张居正的超级绝对,在他们眼中,要是大唐众人能对得上来那才真的出了邪。

“唐羽殿下,任凭你饱读诗书,也甭想对出这副地狱级难度的超级绝对!”楚凝玉成竹在胸说道。

扑哧!

听到楚凝玉这话,唐羽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看到唐羽发笑,楚凝玉一脸不悦道:“唐羽殿下,你为何发笑?”

“我笑你大楚愚昧,这么简单的对联,你们堂堂大楚居然对不出来?”唐羽捧腹大笑。

“什么?简单的对联?”

当唐羽言语落下,大唐文武百官无不一片震惊。

太子殿下竟然说大楚的超级绝对简单,这有没有搞错?

唐皇眼神一亮,他立刻问道:“羽儿,大楚这绝对你能对得上?”

“回禀父皇,孩儿能对!”唐羽目光灼灼说道。

“一派胡言!”

“唐羽殿下,我大楚人才辈出,此联近百年我们都不曾对得上来,老朽就不信你能对得上来!”

霎时间,大楚使团众人雷霆大怒,他们一个个脸色阴沉,看着唐羽眼神极其不善,他们根本不信唐羽能将大楚地狱级难度的绝对破解。

公主楚凝玉嗤笑了一声,她玉容挂满戏谑,仿佛唐羽就是个跳梁小丑,只是在哗众取宠罢了。

在众人盯着,唐羽意气风发道:“尔等愚昧,并不代表我大唐愚昧!什么狗屁超级绝对,看我当场破解!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又...又对上来了?”

顷刻间,不仅是大唐帝国众人还是大楚帝国使团,全都陷入了浓浓震撼之中。

尤其是一副成竹在胸的公主楚凝玉,她震撼的张开了性感樱唇,简直可以塞进去好几个大鸡蛋。

“妙!真是妙啊!”

沉寂数秒后,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唐皇身后老太监兴高采烈道:“陛下,大楚地狱级难度的超级绝对竟然被太子殿下对了出来,不仅给我大唐长脸,这要是传出去必扬我大唐国威啊!”

“不错!”大唐文武百官全都点了点头。

对出下联后,唐羽嘿嘿一笑:“凝玉公主,大楚的超级绝对就这?就这?”

“你...”

大楚在七国之中是第一强国,大楚不仅军队强,文坛也是当世第一,谁能想到,大楚的超级绝对竟然被唐羽这个废物太子回答了上来,这让楚凝玉一张脸彻底挂不住了。

随即,唐羽继续道:“凝玉公主,大楚三联我大唐已经全部破解,就你们还想夺走扬州城,痴人说梦,尔等请回吧!”

见到唐羽直接下了逐客令,楚凝玉一张脸逐渐铁青,她真没想到这次来到大唐竟会失利。

“唐羽,你莫要欺人太甚!”楚凝玉气得七窍生烟。

唐羽讥笑不已:“你们大楚贪图我大唐扬州城,仗着我大唐文化教育低下,故意以对联方式切入,究竟是我大唐欺人太甚还是你们大楚欺人太甚?既然你们不打算走,那我不介意送你们一副上联!”

“哦?”楚凝玉眼神一眯来了兴致。

虽然她大楚三联皆败,倘若她能破解掉唐羽的上联,指不定夺取大唐扬州城还有希望。

盯着贼心不死的楚凝玉,唐羽挥了挥手道:“来人,取纸笔来!”

“陛下!”楚皇身后老太监下意识问道。

唐皇更是兴致勃勃,他大手一挥道:“准了!给太子殿下送去纸笔!”

“是,陛下!”老太监恭敬道。

拿到纸笔后,唐羽也不墨迹,他大手一挥直接写出四个大字。

“太子殿下在写什么?”满朝文武纷纷好奇问道。

还未等众人上前,唐羽已经写好上联,他递给楚凝玉道:“凝玉公主,这副上联送你大楚使团!”

“哼!唐羽殿下别嚣张!”楚凝玉接过上联寒声道。

就在楚凝玉准备绝地反击时,当她看清楚唐羽送她的上联时,她一双美眸瞬间呆滞了。

“在上为帅?”大楚使团众人纷纷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唐羽戏谑道:“没错!在上为帅!”

“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时间,金銮殿内所有人都诧异了起来。

“混账!唐羽,你...你敢骂我大楚?”

就在众人诧异时,楚凝玉忽然想到了什么,她指着唐羽鼻子气的浑身发颤。

身为大楚才女,她瞬间就想到了下联为在下是猪,横批为天蓬元帅,而这个典故正来自西游记中。

众所周知,猪八戒在天上为帅,在人间则就是一头猪,唐羽这不是在变相羞辱她大楚使团全是头猪吗?

“看来凝玉公主已想到下联,不妨说出来听听!”唐羽坏坏一笑。

“你...你...”

被唐羽挑衅,楚凝玉鼻子都快气冒烟了,她怎么可能会说出在下是猪这种话?

盯着气急败坏的楚凝玉,唐羽嘴角微微上扬,他邪魅一笑:“既然凝玉公主答不上来,那就就此作罢吧,我奉劝你们还是早点回家洗洗睡吧,不要在这里自取其辱!”

什么!

回家洗洗睡吧,不要自取其辱?

楚凝玉玉容阴沉,内心更是苍白无力,难道她们大楚兴师动众而来,因为一个唐羽注定要铩羽而归?

大好的局势,怎么会变成这样?

以防精彩内容丢失,请您 【手机微信扫一扫】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阅读 100000+ 点赞  58752
精选留言
赵天
36558
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很方便!
9小时前
殇不起
20548
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12小时前
我爱一条柴
19046
推荐大家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后面剧情超级超级好看
12小时前
马上有钱
18689
关注公众号了,看起来很方便,下面有阅读记录,我已经看到1000多章了,越看越好看
3小时前
仰面注目夕阳
4300
我看完了,同类型小说里面十分精彩的一部,没有之一,极力推荐
26分钟前
乄囍
3788
我之前都不怎么看小说的,完全被吸引住了
22小时前
孙不笑
2685
非常有意思,剧情扣人心弦,比看电视剧好看多了
13小时前
地有三江水
1536
不错不错,先关注公众号,有空把整篇看完
11小时前
露易湿衫
1169
已关注,公众号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小说都挺不错,估计接下来半年都有的看了~
18小时前
岁末圣诞树
775
我一直认为看小说比看电视剧更精彩,这部确实不错
19小时前
莫非离别
461
什么叫扮猪吃老虎,过瘾!
35小时前